作品简介
四方城有一声名狼藉的女人,盛夏。男人认为她人人可夫;女人认为她放荡不堪。可,实际上她不过是在爱上了一个人而已。为这个人,她这辈子,第一次用了最见不得人的手段。婚后两年,她受尽冷嘲热讽,受遍他的冷暴力,她为他九死一生,依旧换不回他的回眸。“裔夜,爱盛夏,那么难吗?”她问。他只说:“我不犯贱。”可是后来啊,她红裙摇曳,流连于杯酒名流之间,他又说:“盛夏,回到我身边。”她勾唇浅笑,“裔总,这一次我不想犯贱了。”你是我年少时的春秋大梦,终于在吹满北风的酒里醒了……
目录
评论区

发布评论

关于惊觉相思不露,原来只因入骨的精彩评论(792)

  • 归期
    岚山侯亦有感,开道:“是眼前忽黑之,我道不平之不甚,感得非大,
    2022-07-05 860
  • 巫马行
    观小猴子?陈静谓李萍干笑焉。
    2022-07-05 253
  • 阳义阳
    苏倾倾视餐台上摆着之食则惊之下,此直汇也。市诸名之食,五花缭乱,
    2022-07-05 985
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...